当前位置 : 首页 > 西域文史

一把琵琶响半城

发布日期:2017年08月11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边 地(新疆)

  西域人喜爱音乐,古今皆然。突厥族大酋长木杆可汗将女儿阿史那公主嫁给周武帝时,还将久负盛名的音乐大师苏祇婆作为“陪嫁”进入长安,当然还有一大批花容月貌的西域姑娘。那些美丽的西域女子进入长安、洛阳,以她们姣好的身姿容貌,以她们的歌舞音乐,以她们所携的异域文化而使帝都惊艳一样,阿史那公主以一把琵琶搅动了长安城。

  在西域音乐舞蹈的对比之下,唐朝人明白自己在这方面的“笨拙”。汉族人的钟、琴、缶发出的声音雅而正,多在庙堂之高,而少市井之音。相比于蒙古人的歌唱才能,相比于回鹘人对节奏和舞蹈的天然感知力,相比于和阗音乐的曼妙动听,大唐人实在是没有音乐舞蹈细胞。但这不妨碍他们发达的听觉和良好的感知力,而浪漫随性的西域音乐,专门就是为娱乐人的感官而生的。唐时国力强大,强大得可以压垮一切对手,拥有天下的一切,当然也包括西域的音乐艺术。唐朝对于自己喜爱的东西从不矜持,想要就要,不明要人家也会主动送上门来。

  唐人抑制不住对西域音乐的喜爱,于是外来的音乐从宫廷蔓延到民间,从民间又影响到宫廷。唐朝最爱西域音乐的人当属唐玄宗,他的后宫里据说养着三万乐工。唐朝在要求属国进贡物品的同时,还要求贡音乐和乐器。长安城里设有两个教坊,一个专门从事音乐,一个专门从事舞蹈,这里的歌伎、舞伎和乐工就是官方设的“官伎”。至于说民间,这种平台就更多了。遍布城乡的舞台、戏院,都是西域舞娘歌伎展示技艺的场所。唐诗中有不少描写西域歌舞内容的,有些作者就是在“乡村舞台”看表演的。

  由西域女子带来的“伎”的传统,到了后来在中国发生了变异,而这种传统却在日本保留了下来。抱着琵琶走在漫漫长路上的苏祇婆的形象,我们大约可以想象出来,他的故事正是许多长安城里的胡姬的故事(遗憾的是,苏祗婆本来是位男性,后来一些人望文生义把他弄成女性了)。她们所弹奏的五弦琵琶现在世界上只存在一把,珍藏在日本奈良的正仓院里。它是当年的日本遣唐使带回日本的,但正品在回到日本后的半个世纪里突然遗失,现在的这把是之后补上的。据说,当时的日本使者带回日本两把琵琶,一是四弦的,一是五弦的。两把琵琶,也成了日本音乐的“祖师”,影响岛国几个世纪。

  在外行看来,四弦、五弦没有多大的区别,但它们竟是来自于世界两个文化源头——四弦琵琶来源于波斯,五弦琵琶来源于印度。五弦最早传入中国,也最早从中国消失,而四弦琵琶一直流传到了今天。音乐舞蹈都是流动着的生命,它们就像水一样,流在天空里,流在人们的心里,一旦消失便很难寻找了。就像那位倾国倾城的阿史那公主,又有谁能把她从历史中唤出呢?

  作者简介  本名任克良,河南桐柏人,鲁迅文学院学员,新疆作家协会会员,阿克苏地区作家协会副主席。从事文学创作近二十年,已发表作散文、诗歌、纪实文学、小说近二百万字,著有长篇历史小说《江都公主》《西域都护》《龟兹将军》《喊山》,文史专著《拜城简史》《拜城人物传》,中篇小说《葡萄熟了》《五铢》《前排》及大量诗歌、散文等。

分享到: 0
【打印】 [责任编辑:友其]

新闻热点

更多>>

焦点图

更多>>

邪教辨析

更多>>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新ICP备1000403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