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西域文史

古代送礼:苏轼送高俅,张居正搭上命

发布日期:2017年08月10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

  节选自《脂麻书》,中国工人出版社

  《挥麈后录》里说,苏东坡身边有个小秘书,字写得不错,用着挺顺手的。可惜,苏东坡要出京做官,秘书带不走,打算把他当礼物送给朋友曾布。可曾布不想要秘书,婉谢。苏东坡又把他送到王诜那里,小秘书就在那儿干下去了。王诜最好的朋友是谁呢?端王啊。有一次端王和王诜打了个照面,说:“哥们儿,我忘带篦刀子(梳子)了,借我梳下鬓角。”王诜把自己的篦刀子递上去,端王一瞧,给了个赞:“这篦刀子造型不错。”王诜说:“我有两把呢,那把没用过的在家里,就让人给您送过去。”

  晚上,小秘书被派去给端王送礼——一把小梳子。到了端王府,看见端王正在踢球。小秘书在场边看着,端王喊:“哎,会踢吗?一起踢啊。”

  显然,小秘书脚法不错,最后端王让人回报王诜:“篦刀子真好,多谢。送东西的人,我也一并留下了。”

  这个小秘书大家都知道了,叫高俅,往后的事情也都知道了,和蔡京、童贯一干人等,帮着宋徽宗(就是当年的端王),把大宋给败了。

  这就是送礼送出来的故事。别把送礼不当回事儿,有时候事儿挺大的。

  中国人可讲究送礼了,哥们儿、同事、老乡之间,互相赠送小礼品,也是常事,送出毛病来的也有。北宋初年,有个连中三元的宋庠,仕途不顺,罢参知政事,外放扬州,他送给自己的哥们儿梅尧臣一对鹅。梅尧臣见了鹅,诗兴大发:“昔居凤池上,曾食凤池萍。乞与江湖走,从教养素翎……”梅尧臣这是说鹅呢,宋庠看了,认为是说自己。我给你送礼你还写诗挤对我贬官,得,没下回了。

  现在说说官员收礼。官员自古是送礼中的大头,有权在握,礼物往往会像下雨似的往下砸。官员收礼,有一部分是公务活动,如出访,人家自然是要给礼物的,这是公事公办。不过私下里给个人礼物的也很多,礼收不收,就涉及品德了。元朝时候,交趾(现在的越南)内乱,有人篡权。元朝派一位蒙古大臣出使,去看看虚实。正使之外,还有位副使,叫元明善。到了交趾,“伪主”私下里要送元明善一大笔礼金,意思就是你回去多替我们说点儿好话嘛。没想到,元明善坚决不要。

  送礼者说:“老元你干吗不要呢?你们正使都收了,副手收了肯定没事的。”

  元明善倒真能圆场,回答说:“正使收了礼,是为了安小国之心,不收你们不踏实。我就不能收,因为我得全大国之体。”这就是会说话,高风亮节也不失官场世故,谁都没得罪。洁身自好,也是有技术含量的。

  官员收礼,也不是完全被动的,想要什么东西,往往会有暗示,比如——“我想买×××”。明朝书《翦桐载笔》就讲过这么一档子事:有个叫张佳胤的人,在浙江做官时,偶然谈起《清明上河图》,说可惜啊原件在宫中,这辈子怕是见不着了。没想到在座热情的同事说,我家有啊,就是传说中的复本,送你吧。二话不说,拿来死活要送。张佳胤万般推辞不得,只好收了。这礼物在张佳胤手里,成了烫手的山芋,退休回到老家四川,左思右想还是不踏实,就写了个“遗嘱”:“如果有本地官员或达官贵人要这幅画,千万别心疼,立刻送掉。”

  果然,张佳胤死后不久,四川某官找到当地县令,拿着一百两银子,到张家“买画”来了。张家的儿子想起老爹的遗嘱来,赶紧翻箱倒柜地找,还得给家人做思想工作。折腾半晌,拿出画给了县官,银子是一点儿不要。县令来不及回署,就在张家用印封了画,火急给要画的上司送去。得到画的上司大喜,加了银子,再送回去,张家再次坚决不要。这件事情,最后以“买画”者请张家子孙吃了顿饭结束。

  话说张佳胤一家为啥急着把这么一张名画送走啊?因为就在明朝,《清明上河图》原本,曾在明朝大员王忬手里。严嵩的儿子严世藩向王忬索要,王忬舍不得,画了张假的送去,被看了出来,结果下狱死于非命。张佳胤这是怕悲剧重演,所以谁要,都麻溜地送出去。

  重金“买礼”是官员索要礼物最通常的做法。清末,江北提督徐固卿买到了《四库全书》未进呈钞本(可能就是未删节修改的版本),包括元、明小集八百余种,其中有不少孤本。这事让江西巡抚柯逢时知道了,立马派人带着三万银圆找到徐固卿,请求“让购”。徐固卿不敢不从,只好“还金让书”。柯逢时死后,徐固卿的儿子说服督军萧耀南,出资二十万元,准备把那套钞本买回来,建个图书馆。只是他们去晚了一步,这些书被日本人抢先一步买走了。

  各种礼物中,古籍字画、各类古董珍玩,向来都是受欢迎的。唐朝有一位老道洪崖子,据说能炼金丹,会易形,是官场的宠儿,武则天找他都不去,唐玄宗找他,露了一面,又消失了。不过此人有好古之癖,看看他收到的礼物吧:孔子木屐(来自某开国公);尹喜龟、王戎如意杖(尹喜为楚国大夫,王戎为晋朝竹林七贤之一,礼物来自太子洗马田游岩);另外还有王烈的石髓、孔子的石砚、扬雄的铁砚、谢灵运的几根胡子、蔡邕的琴、葛洪的刮药篦子、商山四皓的鹿角枕头……这些礼物大多来自官员贵戚,一水儿假古董。唯一真的东西,是唐玄宗送他的一头白驴,可不是古董啊!洪崖子也有办法,骑着它满街转悠,说这头驴是“千年雪精”。得,还是古董。

  除了“东西”以外,官员们收到的礼物还有不可或缺的一样——女人。

  当然,不能是一般的女人,年轻漂亮只是起码的,还要有特色,要么弹琴出色,要么跳舞袅娜,要么来自异域他乡。

  元朝,最时兴的礼物是“高丽姑娘”。因为从元朝开始,每年高丽都要进贡美女。“宫衣新尚高丽样,方领过腰半臂裁。连夜内家争借看,为曾着过御前来。”高丽女孩“婉媚善事人”,“至则立见夺宠”,不仅温柔的性格让人爱怜,因为宫中的给事使令多为高丽女孩儿,就连她们的服装都成为时尚了。

  元朝有个太监是高丽人,叫秃满满夕儿,据说是他推荐了高丽女子祁氏给皇帝,最后被立为皇后。朝中重臣,经常能得到皇家赏赐的高丽女孩,而京师的达官贵人,也以得到高丽女孩为荣,有多少钱都是土豪,有个高丽女孩儿当侍妾,才是真正的上流阶层。

  说到这儿,就又想起明朝的首辅张居正来。张居正和戚继光是好朋友,戚继光有事没事就给张居正送礼,礼物是什么啊?千金姬!很贵的女孩子。张居正年纪不小了,对付女孩儿们有点儿吃力,体贴的戚继光就又送来了第二茬礼物——腽肭脐。这是什么东西呢?就是老做小广告的海狗肾,壮阳大补。张居正吃了,冬天出门都不能戴帽子,嫌热,身上开始长毒疮,元气大伤,最后就死在了这上面。张居正一死,明朝的下坡路就不可逆了——瞧这礼送的,和王诜的小梳子有一拼了。

  说到收礼,还得提一提最著名的和中堂。猜猜和珅最喜欢什么礼物?大珍珠。这珍珠用赤金裹成丸子,外面用锦囊包裹,放在小匣子里。大个的价值二万钱一枚,最便宜的也得要价八千钱。苏州吴县有个专做珍珠生意的石远梅,成了最大的供应商。他说,客户们买珍珠,都是送和中堂的。和珅要这个干吗啊?吃。据说每日清晨以珠作食,心窍灵明,过目即记,一天就算有再多的杂事,也能胸中了然,不会遗忘。

  吃珍珠是不是真有这奇效不知道,反正和中堂借此收了不少珍珠。石远梅索性做了一个珍珠宝塔,一尺多高,完全用珍珠叠起,顶上一颗大珠,璀璨夺目。他准备将珍珠塔卖给送礼的人,狠赚一大笔。

  就在这关键的节骨眼儿上,和中堂倒台了。这个巨大的珍珠塔,就像现在的名烟、名酒一样,无人问津,最后竟然不知所终。

  为什么大家这么爱送礼呢?那是因为有关系网的存在。古人叫“关节”。《南村辍耕录》里讲,唐朝时候,有个叫薛宗本的,他老婆叫赵娟,原本是岐王的小妾,后来下嫁,生了个女儿叫薛瑶英。薛瑶英后来嫁给了唐玄宗身边的红人元载。这层关系,让薛宗本和许多官员有了交往,特别是中书主吏卓倩。这么一来,薛宗本就成了很多人巴结的对象,想当官了,就给薛宗本送礼,薛宗本能直接影响到元载和卓倩。人们就把这层关系称为关节、梯媒,把拜访权要、送礼物,称为“打关节”。这就是给关系网下的最早的定义。当然,后来关节就不止是姻亲了,同事、同年、同门、同宗、战友什么的,几乎都能搭成关系网。

  有了关系网,结党营私、请客送礼之风就大肆蔓延了。清末的《庸盦笔记》分析和珅集团的腐败,提出一个问题:乾隆爷时期,也抓了一批大案要案,惩处了一批赃官,可为什么还能出和珅这样的大贪官呢?作者的回答是:因为和珅的权势太集中了,能够左右皇帝的决策,而他的儿子丰绅殷德还当了驸马。于是,很多原本跟和珅没关系的官员,看到同僚因为贪污被查办了,本能选择去结交和珅,去依附在关系网和关节之上,把和珅作为自己在官场的强援。而结交和珅要送礼,成本巨大,就必须得抓紧贪污。于是就产生了一个怪现象:皇帝越杀贪官、越抄贪官的家,贪污就越严重。官员就算为了自保,也不得不贪,整个官场,便败坏得难以自拔了……

分享到: 0
【打印】 [责任编辑:友其]

新闻热点

更多>>

焦点图

更多>>

邪教辨析

更多>>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新ICP备1000403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