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案例警示

小姨“升天”让我从噩梦中醒来

发布日期:2017年08月02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石露

  我叫石露,是湖北省荆州市医院的一名护士,曾经因为习练“法轮功”整天过着人鬼不如的生活。回想起那段生活简直就是一场难忘的噩梦。在众多好心的帮助下,从噩梦中醒悟过上了正常人生活。 

  在我刚懂事的时候爸爸就离开了我们,从小都是妈妈把我带大,我妈妈是个精明能干特别要强的女人,在单位是宣传委员。从小都是小姨带我,我和小姨的关系比我妈妈都好。1998年在小姨的劝导下,我接触了法轮功,那时候我对法轮功也不是很了解,只是听小姨说这个功很好,要我每天陪她“练功”“学法”。没事时我就随便翻看了一下,随后很快入迷,吸引我的不仅是法轮功可以“消业”治病,更令我着迷的是"升天"“圆满”“一人练功”“全家受益”的诱惑。此后,我每天花大量时间在练功上,进而想着上层次。渐渐的,我开始变得和以前不同,曾经活泼开朗,把家里操持得井井有条的我不见了,我开始不理家务,对家人不闻不问,而且,和丈夫也开始淡漠,把所有的精力放在练功上。在随后的时间里,我将《转法轮》、李洪志讲法录音带和练功光盘等资料全部研读了多遍,并跟着部分练功者坚持每天练功打坐。 

  随着我练功的逐渐深入,工作中对患者们的照顾不像以前那样无微不至了。后来为了尽快“上层次”,我练得更加刻苦了,不论酷暑严寒,我都风雨不误,练功成了我生活中最重要的事。为了练功,我做什么事都心不在焉了,把所有的心思和精力都放在了练功上。渐渐的,我在单位开始迟到早退,在医院也不安心工作了,有几次还劝住院的病人修练“法轮功”说他们的病是因为有‘业力’,需要练法轮功‘净化’。因为总想着练功,工作时我把药瓶给患者拿错了,幸好同事发现得早,差点就酿成事故。单位领导找我谈话,并把我从护士岗位调到后勤工作。可是此后经常无故不请假就不上班。鉴于我的表现和医院的有关规定,院领导不得不做出了开除我的决定。然而失去工作的我反而却觉得一身轻松,因为李洪志说过:修炼人就是要舍去常人的“杂念”,不被常人的“杂念”干扰才能最终圆满。回家之后,我继续坚定地修炼法轮功。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了法轮功,我非常不理解,总认为是国家搞错了,抱着总有一天会平反的信念,每天坚持练功。为了能“上层次”,我家里多年积蓄都取出来,大多用于购买李洪志的图书及音像等资料,以便及时跟上“师父”的节奏。每次拿到“师父”新出版的“经文”、音像资料,我都如获重宝,爱不释手,边听边练,如痴如醉。为了增强练功气场,我还在练功房间里张贴了“真善忍”的字条和“师父”的图像,让自己身临其境,给自己营造气氛。在我的脑海里始终认为法轮功是最好的。以至于我最后和爱人提出离婚要他把女儿要么他带走,不然我就送给别人,没了工作的我每天除了练功就是睡觉,不知道白天夜晚。     

  2001年9月16日晚,小姨在沙市长江水产招待所“升天”不成,从二楼窗户跳出摔成骨折,亲朋好友把我带到医院。在医院我,看到小姨那种痛苦难过的样子,自己不断反思,平时“师父”不是说只要按照他所说的做就可以“升天”“圆满”吗,小姨练功比我刻苦,对“师父”李洪志更是顶礼膜拜,我认为她应该可以“升天”“圆满”,不会跳出去后落到地上,更不会摔成骨折的。小姨的事实使我从中醒悟。在反邪教志愿者的帮助下,我逐渐从法轮功魔窟中走出来,在单位领导和亲朋好友的帮助下,我重新回来了工作岗位,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我觉得空气都比以前清新。后来我加入了反邪教志愿队,积极主动配合心理矫正中心做工作,我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去弥补曾经一时糊涂犯下的错误,让更多的法轮功痴迷者从中醒悟,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分享到: 0
【打印】 [责任编辑:友其]

新闻热点

更多>>

焦点图

更多>>

邪教辨析

更多>>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新ICP备1000403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