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西域文史

【原创】风吹落锅塘  

发布日期:2018年08月10日   文章来源:原创   作者:李成林

  

  坐在院子里,感到有一阵阵清凉的河风吹来,身上的汗腺被风一吹,全都偃旗息鼓了,

  那是落锅塘吹来的河风,它让我感受到了乡村夏日傍晚的清凉和美好。我们的农家小院建在离河坎不远的高台之上,坐在院子里是看不到落锅塘的,一眼望出去,只能看到四周的绿树和慢慢暗下来的暮色。

  这是家乡落锅塘的一个傍晚,天光还没有收尽,我起身向河边走去。这条河在地图上找不到标注,虽然地图上找不到它的影子,但它依然不舍昼夜地绕着村庄,穿过城镇流过,它的目标和那些著名的大江大河一样,依然是一往无前地奔向大海。这条河叫西河,它是养育我的母亲河。

  穿过四周的绿树,越过一条沟坎,绕过了一大片竹林,我站到了河岸的高岩上。依附河岩上生长的柏树林遮挡了我的视线,看不到那条虽东流却叫西河的河流。虽然看不到河流,但西河却在我的脚下静静地流逝,如分分秒秒逝去的生命。柏树林中间的一条小道可以通向西河落锅塘坡口,下到河渡,有两个机动渡船泊在河岸,船上空无一人,有些“野渡无人舟自横”的意味……

  我静静地坐在河岸,看这一河碧水静静地泊着,对岸河滩地里的小麦已经熟透,有几个收割庄稼的人影在起伏着……河水静得象没有流动似的,其实这只不过是一些表象。落锅塘是我家乡这条西河最深的地方,静水深流,老子在此悟透了不少的逝意。

  落锅塘听来是一个土得掉渣的俗名,却有一些不平凡的来历。传说是远古以前,西河边有个破庙,庙里的穷和尚一心向佛,感动了玉帝。一天夜里,玉帝给和尚投梦。要他在某年某月某日将山门一直开着,和尚出门化缘忘了这件大事。到了那一天,玉帝降下一口天锅。那口锅飞临到寺庙的山门前撞在了门板上,反弹回来的天锅落进了西河,于是西河这一段被天锅砸下一个深塘。

  这个传说,村里的大人小孩耳熟能详。因此,落锅塘在我们附近的几个村子周围名气不小,当别处发旱灾的时候,落锅塘里的水却不见少。附近的村民赶镇上的市集,必经过落锅塘。人们问起某人赶集走到哪儿了,也一定会说快到落塘了吧?挑重物回村走到落锅塘也必定要歇上一口气,吹一吹清凉的河风,或是在塘边洗上一把汗颜。

  落锅塘其实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西河流到这里,经过这个深塘兜上一圈,慢慢地静静地流出。这里的河面虽然较迂回曲折,水流得从容,但河面比别处也宽不了多少。小时候,我和小伙伴们常到落锅塘边玩,后来有一个女子不知为何跳塘自杀了,我们再也不敢到落锅塘边玩了。后来,我也越走越远,离开了落锅塘,离开了故乡的那一条河!

  落锅塘静静地流着,它仿佛能承受人生所有的悲欢离合,承受岁月无尽的磨砺。坐在落锅塘边,我感受到它不同寻常的安静和非同寻常的美。坐在美的落锅塘边,我感到非常奇怪:过去,我为什么就没有发现它的美丽与宁静?张爱玲在《炎樱语录》这篇文章中,有这样一句话:每一只蝴蝶都是从前一朵花的灵魂,回来寻找它自己。

  在落锅塘傍晚的河风里,我能找回自己吗?逝者如斯夫,我却发现了过去所没有发现的一些美丽。夜色浓了,落锅塘的河风变得有些猛烈,塘里起了波澜……

分享到: 0
【打印】 [责任编辑:友其]

新闻热点

更多>>

焦点图

更多>>

邪教辨析

更多>>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新ICP备1000403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