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西域文史

【原创】“竹林七贤”:有一种洒脱的风度叫“反抗”

发布日期:2017年12月05日   文章来源:原创   作者:杨佳峰

  竹林七贤,指魏晋的嵇康、阮籍、山涛、向秀、阮咸、五戎、刘伶。《魏氏春秋》说,此七人“相与友善,游于竹林,号为七贤”。最早为东晋初谢安首倡,后经孙绰、袁宏、裴启等人倡导肯定,“竹林七贤”之称盛传于世。

  魏文帝曹丕称帝以后,为了争取士族豪门的支持,在人事制度上一改曹操不拘一格、“唯才是举”的方针,代之以九品中正制选用人。到了曹芳即位的正始年间,曹魏新贵族与司马氏代表的旧豪门势力展开发争夺政权的激烈斗争。造成社会黑暗、恐怖的政治局面。这种强权政治,削弱了儒家思想,道家思想得到了发展,何晏、王弼以老庄思想解释儒家经典,对世风、文人的影响很深。在文学创作上,显示出了与建安时期迥然不同的风貌。作品多为揭露政治黑暗恐怖和对人生的概叹,表现否定现实、韬晦遗世的消极反抗思想。竹林七贤中的阮籍和嵇康是其代表作家。

  阮籍(210-263),安嗣宗,陈留尉氏(今河南省开封市尉氏县)人。“建安七子”之一阮瑀之子。《晋书·阮籍传》载:“本有济世志,属魏晋之际,天下多故,名士少有全者,籍由是不与世事,遂酣饮常。”早年曾被征辟举荐为官,不久即称病辞官。司马氏执政期间,任过短期东平和步兵校尉,后人又因此称他阮步兵。

  阮籍父子两代均与曹魏统治者关系密切,极端反感司马氏暴政。但摄于当权者淫威,他在言论上“发言玄远,口不臧否人物”以明哲保身;在行动上以消极反抗的方式不与司马氏合作,有力地冲击了司马氏所提倡的虚伪礼教。他博学群书,尤好老庄,旷达不羁,慷慨任气,有《咏怀》诗82首是他的代表作品。阮籍的热情诗,通过主观感受来反映人生,由于诗人思想感情复杂丰富,诗作多用比兴,写得隐晦难懂,令人捉摸不透。钟嵘《诗品》说:“言在耳目之内,情寄八荒之表。”颜延之认为阮籍的诗:“虽志在刺讥而文多陷避,百世而下难以情测”。尽管如此,有些咏情诗表达情感还是很明显的。如《咏怀》其一:

  夜不能寐,起坐弹鸣琴。薄帷鉴明月、清风吹我襟。孤鸿号外野,翔鸟鸣北林。徘徊将何见,忧思独伤心。

  在黑影现实里,诗人忧思苦闷,孤独寂寞的伤感在诗中充分表现出来了。阮籍还有一篇很有价值的散文《在人先生传》,虚构了一个超世独往、与道合一的大人先生形象,虽有引导人们脱离现实的倾向,但对社会的批判和揭露却是尖锐深刻的。“君立而虐兴,臣设而贼生,坐制礼法,束缚下民”。一语揭穿统治者的本质。这种黑暗腐败的统治必然遭到“亡国戮君溃散之祸”,连那些附炎趋势的寄生虫们也必然一起灭亡。

  “且汝独不见夫虱之处于裩中乎?逃乎深缝,匿乎坏絮,自以为吉宅也。行不敢离颖际,动不敢出裩裆,自以为得绳墨。饥则啮人,自以为无穷食也。然炎丘火流,焦邑灭者,群虱死于裩中而不能出,汝君子之处区内,亦何异夫虱之处裩中乎?”

  阮籍此文,寓言神游,使气聘辞,韵文与散文相间,风格独特。而竹林七贤的另一位代表人物嵇康又与阮籍不同。在反抗现实的表现上远出阮籍激烈得多。

  嵇康(223-262)字叔夜,谯郡铚(今安徽省宿县西)人。他与曹魏宗室有婚姻关系,曾任魏的的中散大夫,人称嵇中散。他学识渊博,精通韵律。崇尚老庄,反对虚伪的礼教。公开宣告拒绝与司马氏合作,大肆宣讲“非薄圣人”,离经叛道而不合时宜的言论,锋芒毕露。直接触犯了利用礼教图谋篡魏的司及其帮凶,被司马昭下令处死,时年39岁。

  嵇康现存诗作50多首,多为四言诗。,五言诗仅有10首。杂言诗11首。代表作品有《幽愤诗》1首,《赠兄秀才入军》18首。散文有《与山巨源绝交书》著名。

  《幽愤诗》是嵇康受人牵连入狱,在牢写的四言诗。诗中追悔自己不善于处世,以致遭受幽囚的耻辱,坚持自己的主张,不因受迫害而放弃。要高蹈遁世,“采薇山阿,散发岩岫。永啸长吟,颐性养寿。”嵇康史嵇喜,被荐举任司马氏军幕,嵇康写了《赠兄秀才入军》十八首,写兄弟情怀,对兄投身司马氏表示不满。写兄弟的不同生活,表明对自然生活的热爱和对功名宝贵的鄙弃。《与山巨源绝交书》公开与司马氏绝交,并揭露司马氏的夺权阴谋。文章嬉笑怒骂,犀利洒脱,表现出刚烈的魏晋名士性格。

分享到: 0
【打印】 [责任编辑:友其]

新闻热点

更多>>

焦点图

更多>>

邪教辨析

更多>>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新ICP备1000403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