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西域文史

我的同学王彦

发布日期:2017年11月28日   文章来源:新疆日报   作者:王洋

  □王洋

  见到我的老同学王彦,我不好意思再称自己为兵团二代了;见到一直坚守在农场各部门的中学时代的同学,我不好意思再称自己为兵团二代了。我们的父母都是兵团老一代,来自祖国的五湖四海。有的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军人,有的是来自内地大城市的支边青年,还有的是其他原因来的知识分子,还有的是为了谋生自己从内地来到兵团的。总之,我们的父辈肩挑手推,在天山脚下战天斗地,把戈壁荒滩改造为良田绿洲。而现在,我已离开兵团30多年了。

  王彦,1992年毕业于新疆八一农学院(现在称新疆农业大学)。毕业后在连队当技术员,她指导的农田产量创新纪录,被记载在哈密红星一场的史册,多次被评为农场先进个人、三八红旗手。

  工作5年后,她被推举为副连长,因为在农田管理和病虫害防治上的贡献被安排在实验站当副站长,带领大家搞种子实验、防治病虫害的实验。她所研制的红蜘蛛病害的防治方法在全场推广,大大提高了棉花的产量和质量。实验站和其他农业连队合并后,她继续做副连长,带领连队职工种好田地,高产致富。

  王彦带我去看她管辖的田地,新建的哈密火车东站(调度站)南北两边各有一个斗,每个斗又有十几个条田,共有四千多亩棉田。这些都是近七八年来新开垦的土地。农场的地以红星渠为经纬线,每一块条田长660米宽100米共100亩,每块条田都有红星渠围绕,其中南北走向的红星渠是主干道,绵延几公里甚至十几公里,一个横渠被称为一斗,一斗里会有十几块甚至几十块条田。

  现在的红星一场早已超出了我的想象范围,小时候觉得遥不可及的地方,坐火车才路过的戈壁荒漠变成了良田绿洲。看公路在红星渠两边四通八达,公路边渠水旁沙枣林密密丛丛起到防风固沙的作用,看条田之间有的白杨已经长高长大,有的还是树苗正在顽强生长。

  王彦指着每个条田间的石子大路说,刚开出这些地时,没有路,只有高低不平的崎岖土路,摩托车都难过去。修路,留下路边的红柳防风固沙;平整土地,让每个条田方方正正;不断地治碱,不断地去铲地里的芦苇等杂草,让生地变成熟地,田方地圆,是兵团每一块农田的追求。田间地头就是她工作的地方,指导职工科学管理田地就是她主要的工作。看一眼田地就知道棉花生长需要什么,拔一株棉秆就知道职工是怎么管理的,到什么时间,该做什么工作。春天,调配农机播种施肥;夏天,安排浇水打药;秋天,打顶护桃淘汰晚花;晚秋,指导职工采摘。她管辖指导的职工年平均收入十二三万元,有的职工甚至高达二十五六万元,高过其他连队好几万元。王彦,是有技术指导能力的基层干部。她说,带领职工致富是我感到最自豪最有价值的事。

  王彦身材瘦小,黑黑的脸庞,和连长的名头似乎没有什么关联,其他好多连长是复转军人,是魁梧壮实的男人,而小小的她曾经骑着大大的摩托穿行在各个斗渠的条田间,现在开着自家的小汽车从这块条田到那块条田。这个小巧的女人声如洪钟,让人感到她的号召力和感染力,她经常在田间地头召开现场会,指导职工如何管理,规划未来的生活。她是领导,到了地里又是职工,她说只有深入土地才知道该如何管理田地,只有深入职工,才能了解职工心思,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她累病了,肠胃出了毛病,她坚强地挺过了各种极端治疗,战胜了病魔,坚强地站起来,又活跃在田间地头。

  谁的办公场所能有这么大,每个条田,每个斗渠都是她的办公处;谁有她的办公时间长,迎着朝阳,披着星星,和职工在一起;谁有她的生活有诗意,徜徉在广阔的田间地头,躺在高高的棉垛上,走在希望的田野上,唱着高亢的抒情歌。

  王彦指着远处的高压电线,自豪地说:“看到了吗?只要我们电线能拉多远,我们的绿洲就能延伸到多远,只要有水,这些荒漠我们就能变成良田。”

  王彦以及奋斗在兵团各单位的“60后”“70后”们,他们才是真正的兵团二代,值得骄傲的兵团二代!

分享到: 0
【打印】 [责任编辑:友其]

新闻热点

更多>>

焦点图

更多>>

邪教辨析

更多>>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新ICP备1000403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