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西域文史

【原创】那一日,在林海里寻一个人

发布日期:2017年11月14日   文章来源:本网原创   作者:孙作兰

  【引言】十年前的克拉玛依农业开发区,还没有修建高速公路,还没有修建林海公园和各种生态园,那时候居住在农业开发区的人们,他们勤劳、朴实,在周而复始的劳作中感受着克拉玛依新农业的发展。

  一条条柏油马路通向家园,一座座小洋楼拔地而起。林海公园四季美如画,生态园度假村随处可见。在这里这些普通人的生活和爱情又会是怎样的呢?

    兜兜转转走过了十几年,走过风走过雨,不奢望玫瑰的香甜,依然挚爱着落叶随处可见的秋天。我曾无数次回忆那时候年纪小小的我们,有点痴、有点狂,在漫山遍野的狼毒花里眯着眼睛的笑,你从我身边路过的那个侧影。才知道,经历了那么多原来只是为了这一生再次遇见你,于是我花费了半生的执念,那一日,在林海里寻一个人……

  宛若秋色

  那满树的树叶仿佛是与你一起,飞落在我的心里。渐行渐远形成了一片明黄的秋色梦境,那梦的深处,我们幸福的一起坐在故乡的小溪边看落日,你说风都是甜的,我笑。风吹打着我凌乱的一头长发,掖进你的衣领里。克拉玛依的深秋啊,谜一样的美妙,并排与你走在林海公园的石径上,久别重逢的我们,四目相对的酸楚,是谁让情愫如此的宛若秋色。

  那丁香花飘落的田埂上,雏菊开出了别样的风情,那淡水稀释般的粉色却不似一般花的表面娇嫩;那白色也是顷刻间洁白出林海公园的一抹圣洁。清晨的最后一束光折射在那角落里的一朵,那黄色花蕊似乎还残留着蜜蜂和蝴蝶的蜜儿,很想去用舌尖浅尝一番秋雨后的花蜜,我说。

  这里曾经也是贫瘠的戈壁,日日夜夜被风沙敲打锤炼,那些年,你尚是个背着书包吃冰棍的小孩子,而我,一个羞涩的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莫说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情谊,就是梦也是同样渴望那片荒芜里长出一片森林来,渴望着那空虚的盐碱地开出鲜花来,你偷偷的塞进我书包里的画纸:远远的黄色的树叶,牵着手的男孩女孩,蓝色的天空和白色的和平鸽……

  秋意渐浓

  蟋蟀闭上眼睛睡觉,蜻蜓的翅膀也慢下来了,踩着落叶走过了八月,九月里秋风拂面映红了脸上的胭脂。秋雨滴滴答答的响,(此处为农历)着一袭长裙最好,我想。

  那裙子上最好是刺绣着蓝色的蝴蝶样儿,做一回花之娇女如何?我们牵着手穿过小木屋,我看着对面的风景,你看着身旁的我,此时的林海公园啊,与世隔绝的静怡,只觉得世界上只有你我,是谁让浪漫如此的秋意渐浓。

  火红的海棠果压弯的枝头,那不知名的鸟儿,飞起来又落下,那尖尖的小爪子像铁钩子一样握着树枝,是将士一般的坚韧模样一丝不苟;那犀利敏锐的小眼神透露出璀璨与光芒;忽闪一下翅膀,抖一抖精神,烟灰色的身影就从这一头到了那一处。轻点声,莫惊动了这精灵一样的生命,你说。

  这里当初不过是毫无生机的荒滩,来来回回被汽车轱辘碾压过的深浅土地。那些年,我们的伯伯叔叔们背着的馕还只有葱花没有芝麻,一眼望不到头的林地,父辈们挥汗如雨的青春在女人们憨憨挥动的手臂里渐渐远去,埋藏在地里。黄昏里与母亲一起依着门框翘首张望的我,渴望着新修的公路上,你骑着自行车,假装从我的家门口路过,我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扑通、扑通……

  秋色无边

  繁木林正在沐浴着花洒的滋润,数千亩灌木林像是在洗礼岁月,纯净的滋润在护林工人的心里。蜗牛见证了一颗颗小树苗的成长,那猫儿、狗儿撒欢似在穿梭在这户农家与那户农家之间。正午的太阳与向日葵一起绽放,向阳花开放的林海公园被淹没在金色的海洋里,我们奔跑,穿过正在浇水的喷头,嬉皮的成了公园里的落汤鸡,你笑我也笑。就这样看着你一辈子,任凭光阴似箭,你稀薄的发已经经不起遭遇这般光景,我愿意一直在你左右,和你一起到老。你看葡萄架啊,那层层叠叠,青的、红色、蓝的,深的和浅色,谁让这丰收沉浸的秋色无边。

  野兔一溜烟跑过的芦苇荡像是时空穿越,玛河古道传奇绚丽。原生态沙漠的傍晚偶尔也会有小动物们出现,那黄羊高傲的姿态,隐约在沙包后的英姿勃发;那最惹人怜爱的除非那狐媚子的野狐狸还有谁,让你曾几何时盼望着穿越到古代做一个痴痴傻傻的书生,遭遇一次聊斋里的孽缘情债,孤灯夜下,有人为你红袖添香。去追,穿过了林海去,到那片从未到过的动物王国,我们去那个世界里罢了,你说。

  那一日,在林海里寻一个人,忆往事青葱岁月、豆蔻华年一起相爱的戈壁荒漠,看今朝秋色无边的临海,感受曾经被你握过手心里的温度,若是再相见,我愿意用一生的执念换你眼里千万个这样的秋天。

分享到: 0
【打印】 [责任编辑:友其]

新闻热点

更多>>

焦点图

更多>>

邪教辨析

更多>>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新ICP备1000403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