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西域文史

醉迷元曲

发布日期:2017年09月11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边地(新疆)

  “元曲”是中华民族灿烂文化宝库中的一朵奇葩,它在思想内容和艺术成就上都体现了独有的特色,和唐诗宋词鼎足并举,成为我国文学史上三座重要的里程碑。一般来说,元杂剧和散曲合称为元曲,两者都采用北曲为演唱形式。散曲是元代文学主体,不过,元杂剧的成就和影响远远超过散曲,因此也有人以元曲单指杂剧,元曲也即“元代戏曲”。虽有定格,但并不死板,允许在定格中加衬字,部分曲牌还可增句,押韵上允许平仄通押,与律诗绝句和宋词相比,有较大的灵活性。所以读者可发现,同一首“曲牌”的两首有时字数不一样,就是这个缘故。

  任何文学都源于社会实践,也必然反映社会实践中的各种现象。酒与相关的民俗,也必然成为元曲所表现的对象。在大批优秀元杂剧和散曲作品中,虽然很少专门反映酒文化的名作,但在许多元曲作品中或浸润着酒的醇香,或渗透了酒的苦涩,或漾溢着酒的甘甜。元代葡萄酒文化逐渐融入文化艺术各个领域,除了大量的葡萄酒诗外,在绘画、词曲中都有表现。祖上为西域人的丁鹤年有《题画葡萄》:“西域葡萄事已非,故人挥洒出天机。碧云凉冷骊龙睡,拾得遗珠月下归。”此外,鲜于枢的《观寂照蒲萄》,傅若金的《题墨蒲桃》《题松庵上人墨蒲桃二首》《墨蒲萄》,张天英⑤的《题蒲萄竹笋图》,吴澄的《跋牧樵子蒲萄》等,举不胜举,可见在元代画葡萄和在葡萄画上题诗确实很流行。而在元朝众多的葡葡画中,最有名的则要数温日观的葡萄了。

  有关葡萄和葡萄酒的内容,在元散曲中也多有反映。散曲是金、元两代的一种歌曲,是当时人民群众和文化学士雅俗共赏、喜闻乐见的一种通俗文学。杜仁杰在《集贤宾北·七夕》中写道:“团圈笑令心尽喜,食品愈稀奇。新摘的葡萄紫,旋剥的鸡头美,珍珠般嫩实。欢坐间夜凉人静已,笑声接青霄内。”元代著名剧作家关汉卿在《朝天子·从嫁媵婢》中写道:“鬓鸦,脸霞,屈杀了将陪嫁。规模全是大人家,不在红娘下。巧笑迎人,文谈回话,真如解语花。若咱,得他,倒了葡萄架。”元散曲家张可久,存留元散曲八百多篇,为元人中最多者。他的作品中也有涉及葡萄酒的,且多为清丽秀美之作。他在《山坡羊·春日》中写道:“芙蓉春帐,葡萄新酿,一声金缕樽前唱。锦生香,翠成行,醒来犹问春无恙,花边醉来能几场。妆,黄四娘。狂,白侍郎。”

  仅从元人的诗歌来看,就有宋子虚的《僧日观画蒲萄》、郑元佑的《温日观画蒲萄》《重题温日观画蒲萄》,邓文原的《温日观蒲萄》等,可见温日观在元朝的影响。温日观,宋末元初画家,上海松江人,在杭州出家为僧,擅长草书,但他所画的葡萄和画葡萄的方法,使得他在元代很有名,世称“温葡萄”。柯九思则在《题温日观画葡萄》中写道:“学士同趋青琐闼,中人捧出赤瑛盘。丹墀拜赐天颜喜,翠袖携归月色寒。”柯九思,号丹丘山,淅江仙居人,曾任奎章阁鉴书博士,凡元文宗所藏书法名画,均由他鉴定。由以上这首诗可以得知,温日观所画的葡萄也被皇家收藏,而且温日观本人也曾被元朝皇帝接见过。

  作者简介  本名任克良,河南桐柏人,鲁迅文学院学员,新疆作家协会会员,阿克苏地区作家协会副主席。从事文学创作近二十年,已发表作散文、诗歌、纪实文学、小说近二百万字,著有长篇历史小说《江都公主》《西域都护》《龟兹将军》《喊山》等。

分享到: 0
【打印】 [责任编辑:友其]

新闻热点

更多>>

焦点图

更多>>

邪教辨析

更多>>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新ICP备1000403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