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西域文史

难忘我的高中时代

发布日期:2017年07月13日   文章来源:凯风新疆   作者:闫长霞

  前段时间收到表妹的短信,高考取得了579分的好成绩,九月一号就要带着新奇的梦想迈进美丽的象牙塔。也许是我故意想忘却那段“辉煌”历史的缘故,十几年前的记忆现已被时光侵蚀得斑斑驳驳,猛然回首我的高中时代,才发现只剩下年轻的狂热和失败的创伤,还浓缩在日记中,心里充满了深深地忏悔……

  (一)我用网络赌明天

  高一入学第一次摸底考试,全班87人我以第二名的成绩赢得了老师的青睐和同学们的羡慕,我洋洋得意认为县一中也不过如此。也许是我让别人看起来比较个性吧,留着短发风风火火像个男孩子,学习成绩又好,下了课喜欢拿着男孩子的篮球玩,还自我解嘲打篮球能长个。当时有一个家住县城的女孩子要带我去个好玩的地方,于是我们来到了网吧。对于一个刚从农村出来的孩子来说是很难经得住网络诱惑的,新鲜刺激的网络游戏每次都让我废寝忘食、欲罢不能。我看着网吧里都是和我一样半大不小的孩子,心中得到了安慰,留着青春在,玩出花样来。赛车、红警、摩登玛丽、CS永远不会懈怠,我到现在都想不通为什么当时就那样痴迷于网络。

  仅仅是网络游戏还不够,我还喜欢看小说,我迷上了文学,攀上了梦的梯子,我曾为《海的女儿》第一次痛苦流啼,为《红楼梦》中悲惨凄美的爱情故事而伤心不已;我喜欢三毛的潇洒、余秋雨的沧桑、舒婷的纯情、罗兰的清新、席慕容的淡雅、琼瑶的浪漫和张爱玲的忧伤。我忘记了亲人的嘱托,忘记了老师的教导,任梦中的青藤把我前进的脚步缠绕,任离愁别绪郁郁地疯长。

  那时候我连作业本都没有,数学老师寒碜我:“是买不起作业本吗?我可以赞助。”上课时收走我的《一千零一夜》,在课堂上撕得粉碎,声色俱裂的说:“我真为你痛心,叫家长来!”。

  在初中一向成绩优秀的我竟然以这样的名义叫家长,突然让我不知所措。父亲还是在我拖了一周后被叫来了,老师拿来了我半年来的成绩单。从第2名下降到第15名,到这次期末考试我的成绩是班里的32名。父亲不敢相信的看着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撒谎张口向家里要钱说是买了学习资料,却没想到自己的乖乖女六个多月竟变得如此陌生。

  父亲说:“回来吧,家里没有那么多钱让你糟蹋。”我一声不吭地跟在父亲身后,没有怨言,我知道唯一的学习机会被我自己一手毁灭。一直以来想成为不学习也可以考高分的那类聪明人,可是我错了。

  回到家后,母亲一声声的叹息让我觉得有一种深深的负罪感,和父亲过了几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我流着泪恳求父亲给我一个机会。我再次踏入了一中的校门,课程落下了不少。然而我终于可以安安静静地坐下了看课本了。

  (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不知不觉就到了高二,那是在中学的一段让人要窒息的日子,老师在课堂上一成不变地讲:高一是基础,高二是关键,高三是决战,分数决定命运,赢弱的肩头过早地承受了太多前程未卜的压力,心头郁积的常常是难以自抑的烦燥。于是我总是在繁忙的学习之余舞文弄墨,但发表水平也仅限于校刊。

  十七岁应该是女孩子最好的年龄吧,那时候的我才有一点女孩子的文静样儿。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周末,我去教室里写作业,在我的课桌里收到了来自班里学习成绩最好的一位男生送给我的情书,说喜欢我的文字,更喜欢我的人。因为每次我的作文都是在班里当作范文来读。让我好好学习,希望能考上同一所大学,然后一起读中文。我想两个学中文的人在一起应该多么富有诗情画意呀。

  那是我长这么大以来收到的第一封情书来自那样出色的男生,是初恋心跳的感觉,这份情感因为稚嫩而新鲜,因为简单而纯美。草稿纸上写满了他的名字;坐在第一排的我总是喜欢上课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回一下头,只为了看他上课专注的样子;学会了自己跑到县城的专卖店里买漂亮的衣服,目的是让他喜欢……

  现在想起来,真应验了一句真理:认识你之前,我每次都拿奖学金;认识你之后,我从没拿过奖学金。这就是女生和男生的区别吧,不会把爱情作为动力,所有的心思全部被他占据,心不在焉地听课,半年来刚上升的成绩又因为心中的爱恋慢慢下滑。有时候我也不断的告诫自己,应该把这份爱藏在内心最深处,全力以赴高考。

  于是我们来到学校附近的小河旁,结束这段朦胧的情感。悠悠的水面有风吹过,荡起阵阵涟漪,无论漾起的是幸福还是幽怨,都会有一抹挥不去的忧愁在清莹的波里,爱情使人美丽,也使人疲惫和迷茫,我们幼稚的肩膀和心灵根本无法承载它的沉重。

  走出那段感情的迷惘,眼前的世界依然清亮澄澈,昔日令我无法自拔的心事如今已被风吹得无影无踪。我会永远记得这个季节的焦虑心情,记着这段岁月的断弦之歌和十七岁最纯最真的感情。

  (三)高考来了

  转眼就到了高三,不容我再有丝毫的懈怠,高考这面大旗就压到每个人的头上了。黑板上写着倒计时,课桌上的书越摞越高,似一堵墙,眼镜的度数越来越大,和黑板隔着千山万水的距离。每个人都在拼命地学习,踩着早自习的铃声,同学们手中拿着还没吃完的早点急匆匆走进教室。不一会儿早读声响起,English和Chinese纠缠不清,像煮沸的开水引起整个教学楼发生共振。连厕所里也时不时发出ABC,同学们个个骨瘦如柴,而我在高中三年,高三时体重是最重的50公斤,直到现在我都没有达到那个数字。

  网络、早恋、文学……那么多的往事一起涌来,我突然意识到三年的高中生活就这样荒废了,除了写一手好文章外,成绩是班里的30多名。那时的我整天迷酸于欢乐之中,一任岁月偷偷地蹉跎,当毕业的钟声敲响时,蓦然惊醒的我才发觉那匆匆的几年不过是一场梦而已。然而三年的时光又如何追回?我觉得自己就像忙于奔命的野马,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

  我带着疑惑回望我的高中生活,它们已被杂草覆盖。想来,这座小县城的繁华艳丽本不属于这个阶段的我,我已迷惑的太久了,我没有任何理由来逃避父母的注视,是该开垦荒地的时候了。

  蓦然回首的刹那,风将昨日的泪吹落在尘埃里。我不会再虚浮地走过每一天,我要回到人生真正的坐标点上,向着自己的理想而实实在在地努力!真真正正地奋斗!

  然而终究没能笑到最后,知道考试结果的时候我没有哭,也许这是最好的结果了,没有谁可以随随便便成功,最后上了没有大四的大学,成为河北工程学院法律专业的学生。

  父母对我很是失望,因为中考成绩不如我的同村孩子考上了本科,父亲喃喃地说我:可以考得好一点的,如果好好学的话。多年来,我像只慵懒的小虫,依附在父母身上,吸吮着他们的血汗。父母精心培育我十几个春秋,希望有朝一日我出人头地。可是在这一驿站上他们的希望破灭了,看着伛偻的父母,我真想哭,真想让他们骂我个淋漓尽致。

  值得庆幸的是我依然成为人们所说的天之骄子。虽然有遗憾,有后悔,但终究成为往事。望着渐渐远去的高中时代,心中莫名涌上一阵茫然和失落。高中三年那段有血有肉的生活,那种刻骨铭心的记忆,那种铭记终生的情感。成也好,败也好,谁也无法否认当年的拼搏,曾经的执著。再回首,往事依稀如烟,如果说高考是一场风雨的话,那风中雨做的云,是用纯真和血泪编织而成,在每个人的心上飘荡……

分享到: 0
【打印】 [责任编辑:友其]

新闻热点

更多>>

焦点图

更多>>

邪教辨析

更多>>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新ICP备1000403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