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西域文史

捡蘑菇

发布日期:2017年05月16日   文章来源:凯风新疆   作者:甘文英

  五月初,周日,早上,阴云天气,老公说,捡蘑菇去吧。于是相约朋友一同驱车三十公里开外的喀拉苏乡四大队,刚走到半路,雨点稀稀落落开始滴落下来,到了目的地,稀疏的雨滴已经稠密的敲打着玻璃窗成朦胧雾状,我们只好缩在车里等雨停。呵呵,这是在雨中等蘑菇长出来吗?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雨势稍弱渐安,我们就钻进了长蘑菇的杨树林地。大约七八年至十来年生的杨树林,七八米的行距间套作的苜蓿草、红豆草在伊犁尼勒克的冷凉仲春还不是生长得很旺盛,或者什么也没种的行间杂草也不是太繁茂,正是蘑菇借势迅速繁殖破土而出大势张扬的时候。我们在林间草丛穿梭逡巡。树下泥土里,行间杂草中,真有蘑菇一朵一朵、一丛一丛雨后春笋般的往上冒。洁白紧实的盖、粗壮结实的腿,那白嫩圆润的长相还真是诱人呢。这种清水洗后晶莹剔透、吃进嘴里爽滑可口,给人清新感官和舒爽味觉的蘑菇,我们叫它小金菇。虽然在雨水带露的林间草丛穿行湿了鞋袜、湿了裤腿,可是那一丛丛蘑菇进入眼帘时的激动,一个个捡进袋时的欣喜,至今让人记忆犹新。只销两个小时功夫,捡了七八公斤的蘑菇,也捡了满腔的清新愉悦。雨后晴空中那蓝天上缥缈的云朵,和着远处山峰间缭绕的云雾,在心底升腾着惬意的感觉,直让人觉得,捡蘑菇也是一种不错的生活。 

  在这样的杨树林里,眼力好的细心人还能捡到不少黑木耳菇。那灰褐色菇腿和犹如莲花状皱褶般盛开的黄褐色菇盖,隐藏在枯湿灰褐的杨树落叶间,或者在稀疏低矮的杂草根部潜藏着,茂密旺盛的草丛间是没有这种菇的,不仔细寻找很难发现。手里拿根木棍在草丛树叶间拨弄扒拉着,真跟大海捞针似的,稍不留神就被逃脱了。有好几次我就从黑木耳菇身上直跨过去,被身后细心的老公发现捡了个便宜,还直说我粗心,不是捡蘑菇的材料。哈哈,我这般随性爽直的性格,还是适合捡个小金菇,远远地就能看到它的踪迹,无意间偶尔顺带着捡到几个黑木耳菇,已经很欣喜兴奋的了。 

  捡这种黑木耳菇还是哈萨克族朋友比较在行,他们别的菇不认识,专捡黑木耳菇。大概是他们天生的眼力好使,在同一片树林就能捡到一二公斤的黑木耳菇。不过他们是不吃野生动植物的,捡了就卖,有捡不上需要买的汉族人,就三元五元估摸着一点点卖掉,或者卖给带着筛拿着秤收购的回族人,二十元一公斤,一天下来也能挣个百八十块钱,那也只是农家乐餐桌上一盘黑木耳菇的价格。十几年前的退耕还林让喀拉苏乡这一带几百亩旱田变绿地,不仅造福于当地人民,也为人们的生活丰富了餐桌,增添了情趣。 

  在伊犁几乎是没什么春天的,四五月间从漫长的冬一晃就过渡到了炎热的夏。可是这年春天很奇怪,三月的天热得人直冒汗,寻思着的大旱年却在四五月里三天一次五天一回地连绵雨水,给蘑菇的生长带来了很好的时利。先是在四月初就开始捡杨树、榆树砍伐后树墩上长出来的黄白色的树桩菇,个大,易发现,好捡。这菇捡的过瘾啊,一会儿十几个就是一袋子。只是得抓紧时机,下着雨就要做好准备,若是晚了,一则易发现被人捡走了,再则这种菇长得大、长得快、老得快,雨后只半天时间就会老的磕不动牙。 

  接着就是捡杨树林的小金菇和黑木耳菇。这种杨树林的蘑菇生长时期长,捡的时期也长,雨后一两天还能捡上品质极好的菇,而且只要低温湿润,这种菇就能在春天繁殖,也能在秋天生长。这年的整个四五月间,都在不间断地捡这种菇,好像这个春天都是专为这个蘑菇而来的。说来也奇怪,这个春天的蘑菇多,捡蘑菇的人也特别多,十来年生长期的杨树林,只要有蘑菇的地方就有人,有人的地方就会有蘑菇,毋庸置疑,只要跟着人群走进树林,就能捡到蘑菇。捡得兴起,不由得哼唱着《捉泥鳅》的曲调来:天边的云散了,雨也停了,村边的树林里到处是蘑菇,天天我等你,等着你捡蘑菇,朋友们好不好,咱们去捡蘑菇?一个一个装进我的袋,小金菇、黑木耳,美美的蘑菇,全县人民都在捡蘑菇,这个春天环保又健康。蘑菇是孢子分散繁殖体,没人的地方那定是去年没有蘑菇的,今年也不会有。 

  等到五月下旬草长莺飞,杨花飘絮、布谷声声唱的时候,杨树林的蘑菇也接近了尾声。那次去的时候,只想着昨日大雨今天捡蘑菇正合适,走到半路才知道,昨天的雨下到了尼勒克的中东部,这西边的旱田地区没有雨水光顾,只在前些次蘑菇茂盛的地方搜寻到些许收获,应该还是三天前下雨留下来的成果。于是转战地方,从四大队走到五大队然后六大队,从一片树林到另一片树林,爬坡上坎,翻墙越栏,走过了一寨又一寨,最后也只是走了行程七八里,捡得蘑菇三五个,不过一路的春和景明,山野景色倒也美了心情。 

  还有一种蘑菇是四五月间可以捡到的,生长在山间草场里、渠边芦苇滩的“芦苇菇”,白白胖胖、肉质紧实,躲在地底出不来,得人工用锹像挖土豆似的刨出来,所以又叫做“洋芋菇”。捡一次蘑菇就是翻一遍土地,这种挖蘑菇的办法对草场破坏力极大,后来在铁丝围栏的圈地基础上又增加了民警看管,不让人随便进入翻挖。我始终没有捡过也没有吃到这种蘑菇,想来味道应是十分鲜美的吧。再就是山上草场生长的草菇了,五六月可以捡到,不过得有漫山遍野跑着去寻找的体力才行,没有这样的能耐也就不用去想了。还有唐布拉山上的鸡腿菇、鹿茸菇、羊肚菌等极好的一类蘑菇,也是不容易捡到的了,需花费一定的力气和精力才能有一些收获。 

  尽管之后捡的蘑菇都没有那次雨中等蘑菇捡蘑菇来得那么痛快,不过其实,捡蘑菇如同挖野菜一样,只是一个幌子,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目的只是赏赏美景,换换心情。如果说捡蘑菇是一种体力,一种享受,洗蘑菇就是一种劳动了。看着老公在水龙头下一个一个用牙刷冲刷着蘑菇的时候,心里着实有些感动。

分享到: 0
【打印】 [责任编辑:友其]

新闻热点

更多>>

焦点图

更多>>

邪教辨析

更多>>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新ICP备1000403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