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邪教辨析

“全能神”杜撰“性情”邪说

发布日期:2018年08月01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李清溪

  所谓“性情”,原指人的性格、思想及情感等方面,但在“全能神”炮制的歪理邪说中,这一词汇却变成了不可一世、令人作呕的“口头禅”。

  据初步统计,“全能神”在其邪教宣传品《话在肉身显现》中提及“性情”一词达920处左右,其中,包括所谓“神的性情”、“性情变化”、“败坏性情”等三个方面。笔者认为,“全能神”邪教炮制“性情系列”,是其精神控制的重要手段,也是其私欲、野心的代名词,堪称最为无耻、卑劣的邪说之一。

  第一,杜撰“败坏性情”,使痴迷者丧失独立人格。

  所谓“败坏性情”,是“全能神”刻意树立的攻击“靶子”,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一方面,这是“全能神”刻意贬低、“妖魔化”人类,为制造“唯一真神”铺路的需要。前者制造“败坏性情”这一“罪名”,导致痴迷者对自身“人格”产生了严重怀疑、极度自卑。同时又谎称,“拯救人脱去败坏性情”的使命在“女基督”(赵维山操纵的傀儡杨向彬)身上——即其所谓“第三个时代”(“国度时代”)的“作工”。“全能神”拼命摆出一副与“败坏性情”不共戴天的姿态,显然是想获得类似于“负负得正”而产生的“正面收益”,有助于自我标榜、自我神化。

  “全能神”极力贬低痴迷者的人格

  另一方面,这是“全能神”偷换概念,彻底否定痴迷者的自我意识、独立人格的需要。“全能神”对人类的怀疑、批判精神特别“感冒”。“全能神”要求痴迷者,不要用“自己的败坏性情来有意识地极力抵挡神的作工”,言下之意是,痴迷者面对“全能神”的洗脑,不能有任何质疑,更不允许有自己的独立思考;“无论神怎么审判人的自是、狂妄等等败坏性情,人都能以‘儿子’的身份来对待、接受”,也就是说,“全能神”可以任意摆布、控制痴迷者,而后者却必须无条件接受。而这一“如意算盘”,是建立在痴迷者失去正常判断力的基础之上的。因此,“全能神”所真正害怕、所敌视的,其实是独立的人格、理性(科学)的思维等——这才是“全能神”所谓“败坏性情”的真实内涵,也是其难以启齿的“潜台词”!

  第二,杜撰“性情变化”,把痴迷者变成“牵线木偶”。

  “全能神”称,要“脱去败坏性情”,必经历“性情变化”。其背后有三层动机:

  动机之一:迫使成员“与世隔绝”,以便洗脑。“全能神”忽悠成员:“神要求性情变化,而你总追求外面的东西,这样的人性情没法变化!”这是威胁成员与“外面”的信息社会隔离,放弃对生活、事业方面的合理追求。

  动机之二:使痴迷者深陷“全能神”教义的泥潭中,并磨灭其正常的思维、心智。

  “全能神”给“性情变化”设置的前提条件,是所谓“接受神性的作工”,必须完全遵照“全能神”邪说来折腾自己,“多吃喝我的话,揣摩我的话,凭我话生活、行事”;甚至献出自己的一切,“脱去肉体、天然,里面总让神话作主权”,这话说得非常露骨。

 

  “全能神”邪说制造无数“牵线木偶”

  动机之三:提高“忠诚度”,把成员变成惟命从的“走卒”。

  例如,“积极成份、顺服成份越多……性情也随之逐渐变化”,“达到真实认识神、真实顺服神,这才是性情变化的真实的表现”(《话在肉身显现》),字里行间透出的,却是一股对权力的欲望和野心。

  很显然,“全能神”炮制所谓“性情变化”,无非是企图让痴迷者彻底迷失,成为“全能神”任意摆布、驱使的“牵线木偶”。

  第三,杜撰“神的性情”,导致痴迷者人性泯灭。

  按照“全能神”的逻辑,所谓“神的性情”是“正义”、“完美”的化身,是“权柄的象征”,是“不能触犯(也是不容触犯)的”;所有人必须要“合乎神的性情”,否则便是“不信神”、“性情没有变化”,是“败坏性情”。换言之,只要祭出“神的性情”这一“大杀器”,人性便可以忽略、漠视,甚至随意践踏。遗憾的是,这个所谓的“神”,只是一个经过赵维山精心包装的女精神病患者,原来也是肉体凡胎。看来,“全能神”杜撰所谓“神的性情”,不但有掩人耳目之嫌,也无非是制造神秘感、恐惧感,为灭绝人性制造冠冕堂皇的借口。

  因此,所谓“神的性情”正是导致暴力犯罪的“元凶”之一。“全能神”称,“神的性情是刑罚与审判”,叫嚣不相信“全能神”的人都必须接受“审判”、“刑罚”,而“信从女基督不必受任何约束,可以任意犯罪”。正是以这一恐怖思维为思想指导,“全能神”人性泯灭,甚至以暴力犯罪为“荣耀”,制造了无数血案。

 

  “全能神”邪说导致痴迷者人性泯灭

  从“招远惨案”当事人之一张航的回忆中,可以看出,有关“神的性情”谬论也让张帆、吕迎春等人变得不可理喻。后者时常为张航讲述一些“恐怖故事”,比如,因为“触犯了神的性情”而导致“全身烂掉”,或者“看到污鬼”,“被折磨的生不如死”,等等。如此骇人听闻的“神的性情”,最终导致张立冬的家庭一步步走向暴力犯罪的深渊,害人害己。

  综上所述,“全能神”要求痴迷者“脱去败坏性情”、“性情变化”,无非是为了所谓“合乎神的性情”、满足“神的心意”;同时,也以此作为对“败坏性情”的人类进行“审判”的荒诞依据,充满赤裸裸的暴力色彩。其荒谬的逻辑大致如下——

  “信神” ←“脱去败坏性情”+“性情变化”→“合乎神的性情”→ “审判全人类”、“任意犯罪”→ “蒙拯救”

  说到底,“全能神”炮制“性情”邪说的根本目的,是企图让痴迷者俯首帖耳、丧失人性,并最终沦为“全能神”满足私欲及危害社会的工具。其“满纸荒唐言”的背后,却暴露出“全能神”邪恶的真面目!

分享到: 0
【打印】 [责任编辑:友其]

新闻热点

更多>>

焦点图

更多>>

邪教辨析

更多>>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新ICP备1000403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