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邪教辨析

性淫乱邪教“奥修”体验背后的邪教营销

发布日期:2017年12月01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常玉强(编译)

  核心提示:印度奥修教以鼓吹淫乱而臭名昭著,它几乎沦为了一个极端的色情团体。奥修教由印度人拉杰尼希创立于1966年,其自称得到了神灵的启示,致力于人类的“灵性复兴”事业,一时间信徒云集,在80年代末据称达到了30余万。奥修教的鼓吹所谓灵性自觉,其组织方式是建立静修中心。美国著名的《好男人计划》杂志4月14日刊登了专栏作家卡特李斯特的文章,李斯特以自己的亲身体验,为公众揭示了“奥修”背后的邪教营销策略手段。

 

  车轮是人类历史进程中最先进的发明之一。但宗教确是在大退步!  ————卡特李斯特

  上个月,我确定将印度浦那市的奥修国际静心村作为我冒险计划的下一站。

  出发之前我对于奥修的了解仅局限于下面一些情况:

  印度“奥修国际静心村”既是一个度假胜地,也是一个倡导自由信仰和自由意志的宗教场所。然而为什么印度人通常对它保持着敬而又远之的态度呢?我收集了所有相关奥修的评论,就像人们对于UFO不明飞行物的定义,绝大多数的观点是:

  “奥修静心村”是一个人们可以自由放纵,随心所欲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让你觉得快乐的地方。其中竟然包括可以与任何人、在任何时间、任何地方发生性行为!

  出于对“奥修”的好奇,我阅读了许多关于奥修信仰、活动以及这么多年来它的曲折发展史(这也是其他邪教团体对外欺骗手段的一部分)。奥修曾在美国被捕。他的秘书也因犯罪在德国被捕。通常情况下你也不会与这些冥想团体的信徒发生关系。

  一想到,这趟冒险旅行可能让我追求到精神上的“好运”,我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了。由于目的地是在印度,于是我花了数周时间来提前制定计划,我打电话给静心村的前台接待,接待人员问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持有的是什么护照?”。

  那一刻对方的声音是多么响亮而清晰。而我也很兴奋没有持印度护照,而我从对方喜悦的声音中可以看出他们也很高兴。接着接待小姐就跟我讲解如何办理静心村“一日游”所需要的登记手续,不过我什么都没听进去,因为我已经为这一刻精心准备了很长时间,甚至为了这趟印度之行将要不得不证明我不是一个印度人!

  这一天终于来到了,考虑到某种原因我穿了一身白色的服饰,白色代表着宗教的神圣以及纯洁。上午8时45分的时候我到达了奥修静心村,我直奔前台接待处,一位漂亮的白人女性帮我办理完成了一系列入村手续:

  支付一日游门票及艾滋病毒检测费(他们真是白痴!我只是来冥想度假)

  如果艾滋病检测为阴性正常,就可以继续进行下一步的注册手续。

  接着购买栗色长袍和白色长袍的优惠券,否则你将没法进入静心度假村。

  接着购买食物和饮料的优惠券,不管你多么尊贵,没有这些券你将无法在静心度假村生活。

  租用储物柜存放个人物品(我不敢相信我的白色衣服就在里面)。等等,你还要购买柜子锁具!(我告诉他们,我不需要)

  大概花了115美金后,我终于进入了这个令人惊异、风景如画、宁静、郁郁葱葱的度假胜地。一群和我一样“一日游”的游客首先被送到了一间冥想室,冥想实际上就是对我们进行洗脑练习,我被要求进行积极(主动)的冥想。可我做完这些疯狂的事,感觉没有任何效果,我似乎全身也没有任何的变化。不过我还是认真地按照要求做动作,因为我不想让自己在其他享受这所谓冥想练习的游客面前,显得好像很愚蠢的样子。

  喝完茶稍稍休息一会儿后,第二个项目就是一个名叫“亢达里尼静心”( kundalini meditation)的课程。这显然就是我刚刚经历过的疯狂举动的女性版。结果我只能继续再一次跟着傻。然后播放的一个视频教学内容具有强烈的种族歧视倾向——白种人可以全部跟着做,但印度人几乎什么都不可以做。度假村的工作人员有一个自己的私密小屋,而游客居住在一家酒店(是的,我的意思是一家酒店,你们能不能不要再用那古怪的眼神一而再地看着我?)。宾馆房间里还有顶级的极可意按摩浴缸,度假村内还有一个奥运标准游泳池。一顿丰盛的午餐后,游客们迅速消失在这些“设施”中,去寻找他们所渴望的(希望的精神的探索)和“自由意志”的活动。

  当晚在大礼堂举行的聚会静心是一天活动的压轴高潮节目。我生平中购买的最贵的白袍是先决条件。聚会静心中的冥想安静时刻,我没法打喷嚏、打鼾、咳嗽或发出其他任何声音。很显然,这种冥想方式最初对外宣传声称就是奥修大师为了预防病毒侵害而采取的习练方式。不过自从奥修死后,又出现了其他各式各样习练奥修的理由。

  整个聚会静心活动持续了大概1个小20分钟左右,参加活动的人情绪被调动地似乎个个都显得很痴迷其中。虽然奥修大师口口声称金钱不重要,不过如今他的修行处却被劳斯莱斯的古董车包围着。而我也花了115美金只是收看了他的演讲录像。

  一晚看着同行们痴狂的举动,我终于明白在我一生中,我已经成为一个完全不同形式的邪教团体的受害者。很显然,邪教团体正在利用以下方法来发展、壮大和引诱信众:

  恐惧(垄断市场)

  恐惧是任何洗脑邪教团体首先要必须做的一件事。如果你本身是一个胆怯,懦弱、缺乏安全感的人,那么你就是邪教团体的一个现成的客户对象。如果你没有上述特征,那些有恐惧感的亲人朋友会叮嘱你,如果你不加入教会或祈祷某个上帝保佑你,你可能会遭遇不测。

  信仰(品牌)

  当有了一个很容易被俘虏的忠实信徒后,下一步就需要制定更进一步的策略来吸引那些不感到害怕或自认为很安全的人的加入。当某种意识形态或者讲道说教内容对于那些已经加入的信徒很具有吸引力的时候,这时候就需要一个潜在的支持这种信仰的基础机构的补充。于是,圣书典籍、宗教教义和崇拜仪式都会纷纷出现来俘虏信众。最后,任何一个宗教团体都会采用一个多管齐下的营销手段来吸引新的信徒。除此之外,又有多少人能够抵御类似“自由意志”或者“自由性爱”的教义诱惑呢?

  希望(产品)

  当你感到害怕时,你唯一想得到的就是希望了,它是任何宗教和邪教团体可以销售的唯一产品。希望你一生好运、希望得到庇护、希望你是正确的,因为有如此多的人与你一样信仰它。持续不断的洗脑灌输,你要被教会中某些人不断的考验和认可,直到最后可以仰望某位上帝或某位上师。

  幸福感(营销)

  我在奥修静心村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里,伴随着我的都是迷人的音乐、癫狂的舞蹈中丰盛的美食,又或者是其他高能活动。当人们陶醉其中,做着他们喜欢的事情,就丝毫不会去怀疑其中内在的逻辑。

  我也从来不会质疑我成长过程中所经历的宗教仪式,这些活动是如此令人开心,诵经、唱歌、跳舞、与亲人朋友聊天,享受美食。当这些宗教活动能给我们带来快乐,我又怎么会去质疑它呢?甚至如果我能在奥修静心村内有了艳遇,我甚至都不会写下这篇文章!

  恢复(扩张)

  最后,当邪教团体不断对信徒售卖希望,这些信徒会越发依赖而痴迷。就我自己而言,我也不太记得这一生最后一次因为某些糟糕的事情而埋怨我的上帝或我信仰的宗教。事实上,碰到烦心事我就会去找它,而当麻烦解决了,我又会回去感激它。伟大的恢复策略就是让越来越多的人相信这种以“商业模式”的邪教运作模式是在为我们服务。而邪教团体就是抓住这一点,通过对信徒不断的考验和许可,最后都可以仰望上帝或上师,而牢牢地抓住他们。

  当然我也不会去责备宗教或邪教团体,事实上,我认为这种杰出的商业模式是为了迎合弱势群体而被创造出来的,或者说是针对那些被洗脑而毫不知觉的人的,就就像我一样!

  原文链接:

  https://goodmenproject.com/featured-content/i-was-brainwashed-and-i-didnt-realize-it-shmn/

分享到: 0
【打印】 [责任编辑:友其]

新闻热点

更多>>

焦点图

更多>>

邪教辨析

更多>>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新ICP备1000403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