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邪教辨析

“菩提功”害了他们

发布日期:2017年09月21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李心芮

  所谓“菩提”,是一个佛教用语,意为“觉悟”“智慧”,达到超凡脱俗的境界。狄玉明借用佛教,利用自己曾经学过藏传佛教知识这一点,把自己神化为“活佛”“菩萨转世”“金菩提上师”,建立非法组织“菩提功”。练习“菩提功”的信徒自然没有像狄玉明所说的能强身健体,反而病情加重,家败人散,更没有达到超凡脱俗的境界,反而走火入魔,自杀身亡。

  他们练习“菩提功”后病情加重

  网友“无名火大”,2011年1月10日在佛缘网站发帖,讲述自己习练“菩提功”的经历。他从1998年学的菩提功,当时因身体原因才学的,一开始确实对“菩提功”非常重视,初级班、中级班都参加过。当时说学此功可治多种疾病,学了一年多一点效果没有,一次腰椎间盘突出犯病时,一菩提大弟子发功为他治病,当晚气都不能喘了。(《撕下狄玉明的佛教外衣》)还有,河北宁晋县一名农民,听别人说习练“菩提功”能治病,就试着炼。结果不仅没有治好,病情反而加重,浑身都痛的厉害。因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如今治不好了。

  狄玉明像李洪志、吴泽衡等邪教教主一样,为了神化自己吸引信徒,迎合信徒求医问药之需求,炮制治病“绝招”。狄玉明自称经过18年的苦修,得到佛的真谛,有特异功能,能看到病人五脏六腑,为参加修练的人员治病;并称“菩提功”为佛家上乘的修炼大法,凡修炼“菩提功”者,只要坚持看“菩提功”的书籍,听“菩提功”的录音,看“菩提功”的录相,就可以祛病健身,调理身体,激发大脑潜能,治愈各种疑难杂症,使瘫子走路、傻子清醒、癌症痊愈。自然,狄玉明的治病“绝招”不见一人被医好。一些群众还听信狄玉明后闭关“辟谷”修炼,一次修炼数月,结果面黄肌瘦,惨不忍睹,身心受到严重伤害。

  他们练习“菩提功”后家徒四壁

  2013年,来自唐山的一名女弟子曾一次性“奉献”给狄玉明300万元,其中包括花费80万元拍下红珊石项链一条,80万元拍“师母”的项链一条,98万元买下观音像一尊。2014年,500多名“菩提功”信徒出境参加马来西亚培训,经过12天“菩提禅堂”,每位出境信徒所带现金和银行卡全部花完,平均每人4万多元。信徒马某,在韩国法会上以20万元拍下一件“被狄玉明施有法力”的T恤衫,事实上这只不过是一件普通的T恤衫。河北省一名痴迷者,两年里出境参加培训班20多次,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丈夫屡劝不改,与其离婚,孩子也离她而去,落得家败人散。

  因痴迷“菩提功”导致家徒四壁的事例举不胜举。毋庸置疑,像众多邪教主一样,狄玉明传功主要目的是敛财。他要求信徒坚持看“菩提功”的书籍,听“菩提功”的录音,看“菩提功”的录相,而这些都需要掏腰包。他常以在境外建立传功基地、道场为名,骗敛钱财,向信徒索捐捞银。至于设立学校、办学员证、开禅修班、签名扇面、拍卖“佛件”“点灯”“灌顶”什么的,无一不是敛财的由头。自然,每个信徒口袋中成百上千、甚至上万的钱财就会流入狄玉明的腰包。很多信徒长期受狄玉明精神裹挟和物质盘剥,结果一贫如洗,妻离子散。

  他们练习“菩提功”后自杀身亡

  湖北省通城县塘湖镇大埚村五组吴菊桂,1999年1月抱着祛病健身的想法信上了“菩提功”,一心想修炼出特异功能,每天学习“菩提功”的书籍,不间断的练动功、静功,还“闭关”修练两个多月,不吃五谷朵粮,只喝点水吃点水果。吴菊桂越陷越深,精神恍惚,于2000年6月22日上午喝农药自杀,年仅46岁,死时手中还紧抱着狄玉明的画像。无独有偶,河北省任丘市庞许庄村张玉树的遭遇几乎是吴菊桂的翻版,他一心追求开天目,修炼出功能,结果导致神经失常,于2009年5月上吊自杀的,死时也抱着狄玉明的画像。

  因痴迷“菩提功”而家败人亡者屡见不鲜。无疑,与法轮功、全能神等邪教学一样,菩提功也是精神毒品,《神奇菩提功》《觉悟菩提》《大光明修持法》等宣传资料如同传销者的“洗脑水”,也如同狩猎人设下陷阱,对信徒进行控制。狄玉明编造的祛病健身、特异功能、消灾祈福等美丽谎言不过是给信者下的一个“套”,而一旦这个“套”勒住了信者的“脖颈”,信者不但要把钱掏出来,而且还得乖乖地跟着他走向末路,直到最后一滴血汗。据不完全统计,自1991年起,全国出现数百起“菩提功”弟子走火入魔、自杀身亡的案例。

  无数悲惨的故事控诉着“菩提功”的罪恶!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善良的人们一定要擦亮双眼,认清邪“菩提功”的本质,不要盲目听信美丽的谎言,避免发生人财两空、家破人亡的悲惨结局。

分享到: 0
【打印】 [责任编辑:友其]

新闻热点

更多>>

焦点图

更多>>

邪教辨析

更多>>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新ICP备1000403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