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邪教辨析

法轮功“活摘”谣言三大假

发布日期:2017年08月09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夏怜

  8月5日刚刚召开的2017年全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工作会议上还有更振奋人心的体现。新华社记者从会上获悉,我国人体器官捐献志愿登记人数已有近30万,完成器官捐献案例累计超1.2万例。且仅2017年前7个月,我国就完成捐献2866例,同比增长33%,实现跨越式发展。我国器官移植技术和质量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规范、公平、高效的体系受到国际赞誉。

  从2006年3月,境外法轮功邪教媒体抛出所谓“苏家屯集中营活摘法轮功人员器官后焚尸”的惊天谣言后,近年来,境外网站持续炒“活摘”话题,指控中国政府活摘法轮功人员器官贩卖牟利。“活摘”话题也被一些反华势力用来妖魔化中国。该邪教编造的“活摘”人数,完成了4000人到65000人再到150万人的“三级跳”,李洪志信奉“话不说大点没人信”。

  其实,谎话说大了就没法收场,在这场“活摘”闹剧中,李洪志让法轮功按照他的假话、谎话来胡编乱造,从而更显出荒唐和可笑。为此,我们不妨把“活摘”谣言中的几大假给列举出来,以飨读者,也让法轮功修炼者看到有所醒悟。

  假证人 身份暴露给弥天大谎来了釜底抽薪

  为了掩饰造谣的丑态,法轮功媒体和加拿大两个大卫的“活摘调查报告”中推出了两个重要证人“皮特”和“安妮”。后来,有网友爆出猛料,这两个关键人物的身份是假的。“皮特”是法轮功“活摘器官”谣言抛出后第一个匿名证人,自称曾是“中共内部情报人员”,后又改称是曾到大陆采访过的“资深媒体人”。其实“皮特”是名旅美华人,原名约翰·卡特(John Carter),2006年时44岁。身为失业者曾在旧金山某教会工作,因盗窃被解雇。因需要所谓“苏家屯集中营事件”的证人,被法轮功收买作伪证。另一名重要证人“安妮”,自称在“苏家屯”生活过5年,其丈夫是苏家屯医院眼科医生,参与了所谓的“活摘”。事实上,“安妮”原名安娜?刘易斯(Anna Louise),加拿大国籍,2006年时50岁,生活在加拿大渥太华新亚洲广场附近,与苏家屯医院风马牛不相及。让人觉得可笑的是,两个大卫满世界宣读他们杜撰的“活摘报告”,却不敢带上这两个“最重要的证人”,显而易见,就是怕较真者追根究底。两个“证人“真实身份暴露,无疑是给法轮功的弥天大谎来了釜底抽薪。

  这两个“证人”在法轮功媒体首次“露面”时,“皮特”脸上打着马赛克,“安妮”则只敢以背面示人。第二次出镜时,这两人都戴着墨镜,可见是冒牌货,所以才如此心虚。

  假调查 被揭穿让“活摘”谣言更加无法收场

  2006年7月6日,在“苏家屯集中营”谣言被彻底戳穿的情况下,法轮功又勾结加拿大的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抛出了所谓《关于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Report into Allegations of Organ Harvesting of Falun Gong Practioners in China)。臭名昭著的“大卫报告”所引述的所谓证据大量来自电话采访录音或通过网络搜索得出的主观推断,根本无法采信。

  大卫们以雇人打电话的方式调查了全国上百家医院,其中对广西民族医院卢国平医生的电话调查记录非常详尽。报告说这位医生承认他早些时候曾到监狱挑选三十多岁的健康法轮功人员来提供器官。事实如何呢?对此卢国平医生说:“这个报告里面说‘以前用的法轮功供体是从监狱里面还是从看守所里面拿的’,我的回答是从‘监狱里面拿的’。但是当时我的回答是‘我们医院没有这种资质,我本人也没有这种资质,所以不可能拿任何器官’。还有第二个问题是他说‘那你们都要到监狱里面自己去挑选吗’,他当时说我的回答是‘对,肯定说要去挑选的’,这个问题当初根本都没有问到,没有那回事。”(详细情况参见凯风网《对“大卫”调查报告的调查》)仅就“最明显的两个问题”而言,前者是篡改,后者是捏造。举一可以反三,一假则百伪。所谓的“电话调查”,就是无耻而狡诈的造假。“大卫报告”借以立基的假调查早就被揭穿。

  假统计 纯属杜撰成侮辱世人智商天方夜谭

  法轮功和大卫们称,“活摘报告”建立在对中国器官移植数字的详细统计之上,因而无法否认。那他们又是如何统计的呢?一是将那些明显违法的无良广告所夸张的数字纳入统计。哪个社会都不乏只认钱的黑心骗子,从医疗骗子的虚假广告中找“中共的活摘罪行”,只能是侮辱世人的智商,贻笑天下。二是编造“权威信息”胡乱统计,比如,“大卫报告”引述309医院(又称解放军总医院第二附属医院)石教授的话,称中国截止到2005年一共进行过9万宗的器官移植手术,那其中从2000年到2005年即在法轮功“受迫害”之后,曾经是有6万宗的手术,也就是说数量有一个大幅的增长。石炳毅教授闻此十分气愤:“我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为什么?因为我头脑里就没有这样的数字,我没有过非常详细的调查,哪一个时间点是多少例,我没有这样的数字,所以我也不可能说。”显然,“大卫报告”藉之以为推论基础的所谓石炳毅教授提供的数据,纯属凭空杜撰。更无耻的是,直到现在,“大卫报告”仍未删除这些数据,法轮功媒体仍在拿它恶意炒作。三是不顾专业常识信口雌黄作统计。2016年6月,美国人伊森?葛特曼联手两个大卫,发表了《大屠杀——血腥的摘取》报告,妄称中国每年有6万至10万例器官移植,器官来源于法轮功等“良心犯”。这个“统计”完全无视专业常识。事实是,中国在2015年捐赠器官数字有10057例,只占了全球总量的8.5%。当年中国使用的免疫抑制药物,约占全世界的8%,与上述数字吻合。这个无可争辩的数据与法轮功编造的6万到10万例相去甚远。

  世界卫生组织(WHO)器官移植项目主任何塞?努涅斯教授表示,作为世界卫生组织负责监管世界移植工作的官员,同时作为移植外科医师,他可以从专业的角度,肯定这个相当于全球器官移植数量的数字是不可能的。如果法轮功所称“中国每年有六万至十万个器官移植”为真,那就等于与全世界器官移植数量相当,在器官移植日益透明化的今天,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法轮功及其帮腔者的造谣太离谱,完全不顾器官移植的专业常识。

  自古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法轮功使尽全身解数,炒了数十年的“活摘”谣言,期间内容数度变换,一次一次离谱,梦想使“谣言重复千遍就成为真理”的传说成为现实,可惜事与愿违。无耻的造谣者必将受到全人类的唾弃,终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分享到: 0
【打印】 [责任编辑:友其]

新闻热点

更多>>

焦点图

更多>>

邪教辨析

更多>>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新ICP备1000403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